澳门网上赌博

查看: 6|回复: 0

这次,韩国真的有麻烦了

[复制链接]

531

主题

531

帖子

18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55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寡头企业直接牵动着韩国经济的正常运行,但财阀企业的很多畸形企业治理结构,也给韩国经济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韩国经济已陷入两极分化严重→家庭和中小企业负债严重→内需不振→经济增长缓慢→两极分化严重模式的怪圈
最近,韩国财界排名第十的韩进集团下的韩进海运向法院申请破产管理,排名第五的乐天集团会长涉腐被查,排名第一的三星集团Note7手机被召回,这些大企业接连出问题,引发舆论强烈关注,韩国经济的前景令人担忧。韩国经济当前遭遇困境原因何在?韩国能挺住吗?

众所周知,从1970年代后期开始,随着韩国经济的腾飞,并在政府主导型的出口导向政策的引领下,形成了韩国经济命脉当中起主导作用的号称“财阀经济”模式。长期以来一直得到韩国历届政府大力支持的这些寡头企业,掌控着造船、汽车、钢铁、电子、航海运等诸多主要核心领域,并大多以采取“章鱼式”拓展经营策略而著称,其经营业绩的好坏,可以说直接牵动着整体韩国经济的正常运行。但另一方面,这些财阀企业存在很多畸形企业治理结构,也给韩国经济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财阀经济出问题背后原因复杂
据称世界排名第7大的韩进海运公司,在今年8月31日向首尔中央地方法院申请法定管理后所面临的破产危机,无疑对韩国经济乃至国际海运业都带来巨震。经过近1个月的调整后,目前韩国国内对此看法大多集中在,与其说是国际海运业大环境萧条的外部因素,还不如直接承认主因是非正常的企业治理结构导致的人为经营失策和政策部门的应对不力。
具体来说,首先,不善经营的家族式高层指挥“黑洞”。韩进海运是隶属于韩进集团的系列企业。韩进集团是从事陆、海、空物流的集团公司,主要由韩进卡尔、大韩航空、韩进海运等大企业组成。目前,韩进集团的总会长是曹阳浩,韩进海运的董事长是已故的曹阳浩会长弟弟的遗孀崔恩英。崔恩英在2008年开始出任韩进海运掌门人之前,没有任何企业经营的经历,只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因此自她担任董事长以来,其经营能力就饱受争议。企业的负债率也节节攀高,从405%猛增为1450%。在针对韩进海运窘境问题的国会听证会上,崔恩英落泪承认自己的能力不足和经营不善导致企业出现问题。
韩国类似财阀企业家族人员坐享其成的特权经营方式弊端严重,不乏其例,引起很多争议。例如,韩国乐天等大财阀企业核心家族成员,近日也纷纷因特权获利而面临起诉。乐天作为韩裔日侨创办的财阀企业,一直存在围绕“第二乐天世界”建设过程中的腐败问题,并在前总统李明博时期获得“特惠”,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之一。9月26日,韩国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因涉腐与其他5名核心家属高级经营层全都被检方起诉,开创了整个财阀家族一起被检方调查的先例。尽管目前辛东彬会长被保释,但其企业形象却严重滑落。
第二,政府当局出手慢,失去“黄金时间”段的协调时机。据首尔中央法院推算,韩进进入破产程序后的20多天,每天发生的开支为450亿韩元,其全部在海上漂流的海运班轮卸货所需费用高达2700亿韩元。面对滚雪球式的剧增债务,在处理这一问题时作为政府主管部门的韩国海洋水产部却迟迟未动,介入非常晚,没有控制好局面,也因此成为舆论指责点。
政府部门动作为何迟缓?
其一,仅仅从财务重组的层面去考虑问题。韩进海运事件发生后,政府层面只有金融监管当局——金融通货委员会介入参与。其作用,重点是协调保全银行资产损失问题上给企业施压。
其二,政府不想直接卷入企业债务纠纷和经营。这方面,韩国政府有过惨痛教训。在2008年大宇造船海洋经营不善巨额亏损事件当中,政府出资6.5兆韩元公共基金,却惨遭失败。大宇造船海洋在整顿过程中被检举3兆韩元会计假账案,及最大股东产业银行行长渎职案等一系列腐败事件,至今还在追查当中。因此,从政府角度过于慎重行事也在情理当中。但面对韩进海运如此突发事件,对产生后果估计不足,未能在第一时间协调好与其他国家海运当局的工作,是其失策部分。
其三,舆论导向对韩进海运造成不利局面,堪称雪上加霜。由于有过大宇造船海洋腐败事件,韩国内民众对使用公共基金等挽救财阀企业有强烈的反感情绪。在韩进海运发生问题的初期阶段,社会舆论基本偏向于应按照优胜劣汰的市场规律,让企业自己承担相关责任。这也是韩国政府迟迟不敢轻易出手的原因之一。
但是,韩进海运事件不仅涉及韩进4800名员工和釜山港2000多名从事相关工作人员的生计,还涉及国际物流混乱及韩国国家信誉度下滑等,人们开始认识到事件不仅对实体经济打击巨大,国际上负面影响也十分严重,社会舆论因而有所转变。如,釜山民众自发形成救助韩进海运非常对策委员会,于9月23日举行大规模点蜡烛祈求仪式,还动员100万民众签名倡议声援救助韩进海运。看到社会舆论导向有所转变后,韩国海洋水产部长官勉强改变态度,表示支持韩进海运,希望能起死回生。
其四,集团内部应变对策机制相对滞后,在注资问题上相关部门迟迟没有达成协定也拖延了时间。同属于韩进集团的大韩航空董事会在提供600亿韩元紧急救助资金上意见分歧很大,主要因涉及独立董事们需要承担债务风险责任问题,一直拖到9月28日韩国法院认可后问题才得到解决。目前得到证实的是,产业银行将提供500亿韩元,韩进集团大股东提供个人资金500亿韩元,共筹集1600亿韩元卸货资金,以解燃眉之急。但是,余下的巨额债务问题如何解决,仍是“雾里看花”。
割除企业治理结构模式弊病难一蹴而就
从韩进海运瘫痪事件来看,家族式企业治理模式的确存在很多弊端,但也不能对其负面作用一概而论。
当前,韩国很多财阀企业都进入了第3代经营的时代,经过严格培养、有出色经营能力的人才,仍可成为韩国大企业的主力军。拿三星来说,三星自启动Note7全球召回以来,一直麻烦不断,不过,三星董事会在危机之际做出一个惊人决定,提名三星董事长李健熙之子李在镕担任董事。他是很典型的第3代继承人。
自发生Note7事故以来,李在镕一直手持这款手机上班,亲临现场指挥,试图扭转不利局面。9月29日,三星电子宣布已经召回80%以上问题手机,损失额度超过1兆韩元。与此同时,在韩国国内市场推出了新的Note7,网上预约销售1.8万台被一抢而空。三星电子也声明从10月1日起重新在市场上全面启动Note7销售活动,并计划在今年第四季度扭转乾坤。不过,三星电子11日宣布在全球范围内停售这款手机并停止换新服务。这款手机已于10日停止生产。三星电子市值随之大跌。
但从韩国国内舆论来看,三星虽然在近1个月时间蒙受了巨大经济损失,但不同于韩进海运窘境时伸手求救,三星所采取的应急对策及在社会责任问题上的表现都得到肯定评价。
人们越来越认识到,韩国经济结构中过度依赖财阀大企业出口占到60%以上的格局很难改变,但对其家族式治理结构的弊端进行改革却势在必行。特别是这些问题通过韩进海运案例已经暴露无疑,必须下大决心才行。
经济长期发展战略需反思
面对接二连三发生的棘手的经济问题,政府的日子也并不好过,韩国有些舆论甚至已经开始议论现政府是否迈入了“跛脚鸭”困境。
根据9月29日韩国经济研究院对韩国宏观经济的预测,2016年下半年的经济增长率仅为1.7%,整体2016年的经济增长率也仅能达到2.2%。另据据韩国经济TV的报道,由于受到韩进海运物流瘫痪、三星Note7事故等不利事件影响,预计今年三季度的整体韩国企业营业利润将会比上个月骤然减少7.3%。
韩国法律规定总统是不能连任的,而从明年开始将进行新的总统大选活动,在2016年经济指标很糟糕的情况下,势必将会削弱执政期还剩最后1年多的现任政府的民众支持率,这对明年的韩国经济而言前景也不容乐观。
过去,韩国经济发展的动力在于教育及对人力资源的投资和企业大胆挑战精神,并创造出“汉江奇迹”,成为亚洲四小龙的典范。然而,如今过多依赖财阀经济,却又忽略中小企业发展,使得经济发展动能不足。中小企业本就缺乏与财阀竞争的实力,再加上政府扶持不够,长期以来,便形成了两极分化严重→家庭和中小企业负债严重→内需不振→经济增长缓慢→两极分化严重模式的怪圈。积重难返,改变并不容易。


目前对于韩国经济而言,最急需解决的是社会两极分化,并形成公平竞争的社会环境,以及解决好民众公共发展。因此,政府应该从中长期战略的角度来考虑,把过去的优先扶持大企业财阀为主的战略,逐步改变为以中小企业为主的新的产业战略,这样的呼声在韩国内逐渐增多。这有可能成为本届政府剩余任期,尤其是下一届政府需要解决的重要课题之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澳门网上现金赌博  

GMT+8, 2017-12-12 14:38 , Processed in 0.16524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